其實大學讀政治的我,對於服裝跟圖像是完全八竿子打不著的。在當兵完後的那段時間裡,有天突然拿起畫筆當消遣,居然就像亞瑟王拔起石中劍一樣,得到那種神諭般的新靈感召,發現其實創作就是我心中最原始的快樂之處。

於是我開始每天在創作圖像,也嘗試各種風格、方向的圖像製作。但每個作品都要是有"生命與意義"的創作。

我非常喜歡"歷史",所以我把"歷史"當作我的創作核心。

歷史是很多面向的一個東西,它是有趣的,富有故事性的,有想像力的,有點奇幻的,喜悅的,悲慘的,充滿哲理的,可以引以為戒的...等。

歷史中有許多的題材,我想要把它們一一挖掘出來,用我心中比較具有藝術感的方式呈現給世人。

在完全沒有任何概念的情況下,每個有關紡織的部分都是困難。所以我四年多前,直接去報名了打版剪裁的課程。

而除了這點之外,因為我想完成像是國外大牌那種精緻的印刷對位車縫,所以在找製作廠商時也是遭遇很多的拒絕。在確定配合後也是做了不知多少次的討論與修改。最後才達到了現在的製作水準。

後期在偶然機緣下遇見了台灣揚名國際的世界盃足球賽布料供應商,也讓我決定把品牌推向另一個高度,一個具有機能性與設計感的服飾品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