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一年,決定投向設計業,是因為看了太多亂象,覺得台灣人真的好可憐,好可悲。

國內品牌幾乎都是玩了十年,過氣變不出新把戲的潮牌。

剩下的就是Uniqlo 之類的,根本不適合台灣人版型的國外品牌。

以前還有韓貨稍微可以買買,後來只剩充斥市場與網路的大陸製"韓版"。

那時我就問我自己,台灣貴為世界紡織代工產樣的大國,我們難道做不出韓國人做的東西嗎?我們做不出紀梵希那種價格的衣服嗎?

所以我想試試,用我們的實力做出真材實料的東西。

為什麼機能性的服裝就一定要很醜?

為什麼好看的服裝就沒有機能性?

我想把它做在一起

如同創立品牌的初衷一樣。我看到在這塊土地上擁有這麼多的資源,我們卻淪為只能帶貨的掮客。

所以決定,利用本土的技術力,設計力,去設計製作一個以實用卻又有設計感的品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