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小我就對埃及文明產生很大的興趣,不管是來自於電影,漫畫,或是當時的一些科學讀物也好。埃及文明特有的的種種藝術呈現方式,總是能讓我在各種時候停下來研讀,甚至是在上課的時候,也偷偷地在桌子下看古埃及的書,甚至還被老師沒收。

約莫五年前吧。我開始在思索一個題"生死留下了什麼?"
人類歷史數千年,留下精神的也就孔子、笛卡兒、佛洛伊德等,這些億中選一吧。
剩下的王侯將相,甚至平凡如你我的百姓呢?
我想,大概就是一些作品還有骨骸吧。
Memento Mori?

"很多人第一眼看到這張圖,都會以為是張照片。但走進細看,你會發現它是色塊堆疊的畫,臉部只花了9個顏色,而且連線條都沒有用上。"

幾年前我特別著迷於創作沒有線條的極簡風格圖像。在偶然的機緣下,嘗試了以法老金面具為主題的這個作品。經過反覆的修正,用不同的方式去繪圖,才出現了第一張的原色金色版本。當下自己是覺得符合心中預期的作品,以至於後面又創作了幾個延伸的系列作。

關於第一個金色版本,我大約前後花了六個月時間去嘗試筆觸的風格、整體的調性與細節的表現。而作品其實分為幾個部分,我是從臉部先開始創作的。
首先確立了臉部表現方式是我認為的"色塊"表現法後,開始微調每個色塊弧度的最大限制,以達到視覺上我所認為最和諧與圓潤的感覺。再來,顏色是我最大的難題,因為我本身有不輕的色弱症狀,時常無法辨認多種顏色,然後又因為要夠簡約,所以堅持以"少即是多"的概念來限制顏色的使用。最終,臉部以9個顏色的限制來完成。

"頭飾與假鬍子"我認為是相較於臉部主視覺次要的部分,所以筆法風格上運用比較接近卡通感的,再更簡約一點,更拿掉立體感一點,或說更扁平(Flat)的色塊來表現。來襯托臉部的主視覺。

"胸肩雕花"我使用了更不拘限制的色塊方式來呈現,許多轉折處,幾乎是沒有規律可言,甚至色塊是互相堆疊的。完全不同於"臉部"講求圓滑、俐落的表現。相對顏色暗沉顏色,作為一張"有臉"的畫的落幕。在最下方部分,像是淡出一樣,面具融化,滴下。就像任何豐功偉業一樣,流進歷史的長河之中。